欢迎您来到金斧子,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私募社区 > 一碗米线即将撑起一个IPO:一年卖出3073万碗,火遍香港
一碗米线即将撑起一个IPO:一年卖出3073万碗,火遍香港
2021-09-17
873
8


爱吃米线的香港吃货,嗦出来一家上市公司。 

近日,港交所披露谭仔国际有限公司通过聆讯。据市场消息,此次IPO谭仔国际预计募资约1亿美元,国泰君安国际为独家保荐人。 

谭仔国际是谭仔云南米线和谭仔三哥米线的母公司,后二者是香港颇受欢迎的云南米线连锁品牌。根据招股书,目前谭仔国际一共运营156间餐厅,其中香港地区150间,新加坡和中国内地分别还有3间餐厅。过去一年里,谭仔国际一共卖出了3073万碗云南米线,平均每间门店每天可以卖出640碗。 

谭仔国际此时上市,主要为了扩张中国内地和海外市场。 

根据招股书,IPO募集的资金一部分将用于扩大香港、中国内地及新加坡的餐厅网络,分别开设38家、58家及24家分店,并在未来进驻日本及澳洲市场,新开25家及15家餐厅。同时,将运用所得款项扩充香港的中央厨房及在中国内地、新加坡及澳洲设立新的中央厨房,以及翻新餐厅及提升经营设备等。 


一碗米线背后的爱恨情仇 


每天卖出将近10万碗米线的谭仔,港人和常去香港的内地游客不会陌生。但鲜为人知的是,今日携手上市的谭仔云南米线和谭仔三哥米线,当年还有过一段狗血的爱恨纠葛。 

谭氏家族祖籍湖南,上世纪60年代,谭父谭母带二哥、三哥两兄弟偷渡至香港,在当地做起五金生意,之后谭家四姐艳萍、五哥泽均、六哥泽强陆续在香港出生。 

上世纪90年代,当时香港只有一两家店提供米线,但谭六哥坚信米线会成为香港粉面的主流,于是携手三哥、四姐夫和后续入股的五哥,1996年在香港长沙湾永隆街开业第一家谭仔云南米线。

2003年,逐渐小有名气的“谭仔云南米线”开起分店,并注册了一家名为“同心饮食有限公司”的公司,寓意兄弟齐心、其利断金。但讽刺的是,没过几年,因经营理念分歧,2008年四兄弟选择散伙。当时的12家分店平分,四姐夫妇、五哥继承原品牌“谭仔云南米线”,三哥、六哥另创“谭仔三哥米线”。 

散伙时一家人闹的很不愉快,之后也免不了明争暗斗、互相攻讦。香港本地人经常拿来当作谈资的就是“谭仔商标事件”,谭仔分家时双方签了协议共同拥有商标,但不久三哥、六弟就偷偷跑到中国内地注册了“谭仔云南米线”的商标。分手后四姐、五哥想去内地发展分店,结果却因无法注册商标受阻。 

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谭家兄弟会永远打下去的时候,2017年却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——日本餐饮巨头东利多(Toridoll)集团。 

日本东利多集团是日本著名乌冬面连锁品牌丸龟制面的母公司,除了丸龟制面,东利多旗下还拥有炒面连锁品牌“长田本庄轩”和酱油拉面品牌“丸酱屋”等。截至2020年底,东利多在全球共有857家连锁门店,目前市值超过2200亿日元,每年收入超过1400亿日元。 

2017年5月15日,日本东利多控股发出公告,确认以10亿港元的对价,向四姐夫妇及五哥收购“谭仔云南米线”母公司“同心饮食有限公司”100%股权;当年12月,东利多再次宣布以11.1亿港元的价格,向三哥及六哥全面收购谭仔三哥米线母公司“谭仔饮食发展有限公司”,至此东利多将相爱相杀十多年的两家谭仔云南米线收入囊中。 

被收购后,打了十多年的谭家兄弟逐渐淡出谭仔云南米线。招股书显示,上市前日本东利多的全资子公司东利多香港持有谭仔国际99.5%股权,高级管理层和股东中已经没有谭家人的身影。 


收购4年,日本人如何整出一家上市公司 


收购完成后,东利多拥有108家谭仔分店,其中56家是“谭仔三哥米线”,52家是“谭仔云南米线”,在香港米线市场份的额增至约70%。

不过把两家既有渊源,又有恩怨的品牌整合到一起并不容易,东利多为此花了好几年的时间。收购前谭仔和谭仔三哥各自在香港有一个中央厨房,2020年,东利多将两个中央厨房合并为一,从而加强标准化程度和管理效率。此外,东利多还为谭仔云南米线引入了一系列日本的标准化管理流程,包括食物加工、餐厅管理、顾客服务、清洁、员工培训及质量控制等。 

图片


东利多收购后的几年,谭仔云南米线取得了不错的增长。截至3月31日为止的会计年度里,2019年、2020年和2021年,谭仔国际的总营收分别为15.56亿元、16.91亿元和17.95亿元,基本以每年10%的速度增长,经营利润分别是1.97亿元、1.91亿元和2.87亿元,也呈上升趋势。 

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主要由于门店扩张,被收购后的4年里,谭仔云南米线在香港的门店数从108家增长至150家,同时在2020年和2021年,分别在新加坡和深圳开设了三家分店,从亚洲市场开启全球化扩张。

但从单店收益来看,过去三年不升反降。2019年、2020年和2021年,谭仔云南米线的单店日均收益分别为4.13万港元、4.06万港元和3.73万港元,呈下降趋势。 

对此谭仔国际解释,收益下降主要由于2019年下半年的香港“修例风波”,以及去年开始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冲击。根据招股书,2021年(注:2020年3月-2021年3月)单店日均堂食收益为1.88万元,比上一会计年度的2.94万元下降了33%。 


图片

外卖成为谭仔化解新冠冲击的关键。如上图所示,2019年和2020年,外卖只占到谭仔云南米线收益的20%和27%,2021年时这一比例提高至50%,外卖销售额与堂食只有微乎其微的差距。 

而随着香港社会恢复秩序,加上新冠疫情的缓解,谭仔云南米线的运营状况有了明显的改善。 

根据招股书,2021年3月31日至2021年7月31日这四个月里,谭仔云南米线的的收益较2020年同期提升了38.6%,较2019年同期提升了135.3%;店均收益则较2020年提升15.6%,较2019年提升98.9%。

(文章来源:投中网   |   郑玄)


尚未登录,请 后再评论
发表
持牌机构 / 强大股东